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諾丁漢大學藥學博士口試 (2) - 登場

時間:1300-1700, 22/04/2013
地點:藥學系館一樓會議室
登場人物:Pakermonkey,Dr. John Offer,Dr. Barrie Kellam


開場白

中午兩位口試委員先吃了頓飯,同時也對於下午口試的進行方式意見交換。口試時間一到,我的內審Barrie請我到會議室,桌上事先準備好一疊白紙和一大壺水,還有三隻白板筆,我在主位坐了下來。兩位口委西裝白襯衫,備感專業,面前是我的論文和他們做的密密麻麻的筆記,他們對於口試的重視,更勝於學生。

Barrie開場白和我說,這是我對於自己博士課題論述的一個機會,也是一個展現自己能力的舞台,請我盡可能的發揮,也祝我答辯愉快,這是一向英國人先禮後兵的傳統。

口試答辯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口試,第一個暖身的問題大家都差不多,就是問我這篇論文我最自豪的地方,算是很容易回答的問題,然後就開始專業的問題,問題可以大約分成四類。

第一類

是自我發揮的問題,這樣的問題是最簡單的,通常是緩和氣氛用的,通常只要是自己完成論文的,都可以輕鬆回答。這類的問題包含如下,但大概只占10 %:

  • 為什麼你會這樣編排這章節內容?
  • 這一章你寫了30頁,如果要刪掉一半,你會留下哪一些,為什麼? 
  • 你用的這種合成方法有什麼優點,你如何辦到的?
  • 簡單的描述一下你做這合成所遭遇到的困難?
  • 在你做了這些研究之後,這個題目未來前景在哪?

第二類

是對於基礎理論的辨析,也就是測試我做研究的精確程度,這類問題口委通常希望我都可以回答到某種程度,不一定需要完全精確答對。這類的問題包含以下,大概占了60-70 %:

  • 請我畫出某個論文上提及的反應機構,如果這個推倒不出來應該會很慘!
           但並不是畫出來就沒事了,他們還會接下去繼續問說有沒有什麼副反應或者別的因素要考慮。
  • 基本化學知識包含光譜基本分析,
    • 比如如何用H NMR判斷雙鍵Trans/Cis,
    • 這分子哪裡可以被質子化而呈現在質譜儀上,
    • 為什麼 Vilsmeier formylation反應有位向選擇性
    • 畫出這個分子的電子共振結構
    • 如果這分子多了一個MeO取代基,反應會不會有不同
  • 對於化學術語用字精確的了解,包含
    • 定義,比如區分Racemisation 和 Epimersation,Chemical Configuration左旋右旋的定義
    • 形容詞和語文的了解,比如irreversible和 reversible反應的差別,還有一些我寫在論文上的英文單字,他們要確認我懂那字的意思 

第三類

是完全沒想過、於是很容易傻眼、啞口無言的問題。他們通常都會慢慢給提示,最後帶領我到終點。這種問題很刺激,也非常費精神,有時候會忍不住想問,可不可以放棄,跳過換下一題,這類問題不多,大概只有20 %,但是一題就要答很久,於是占了很長的時間。
  • 為什麼實驗室肽鍵合成是從碳端到氮端?
  • 去N-Fmoc保護基的Driving Force是什麼?
  • 環肽的困難點在哪裡?
  • 這個反應為什麼是Kinetic control?

第四類

嚴格說應該不算是問題,而是建議。他們會說如果他是我會這樣想,這樣做,但不代表我這樣做不妥或是不行,就是讓我更開眼界。這樣的建議大概只有10 %,畢竟這是我的研究。

  • 如果我是你我會試這個試劑,因為有這些好處
  • 這張圖如果這樣表達,會更加明瞭
  • 這反應機構如果這樣畫,會更加合理
  • A改成B用字會更加精準

就我個人感覺,口試前的準備只對第一類和一部份第二類問題有效,其他還是要靠平常一點一滴積累,有些大學時期的化學概念都被翻了出來,而口試到第三個小時,我已經非常的疲倦,真想問問有沒有中場休息!! 

看到口委們的筆記一點一點的在刪除,終於在我思考癱瘓前,口委們刪去最後一條筆記,闔上了論文,那一刻,我的舒暢就像憋了很久很久的尿終於找到廁所。

Barrie說今天口試到此結束,請我出去十分鐘,等待口試結果出爐。

繼續閱讀......
諾丁漢大學藥學博士口試 (3) - 結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