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潸潸雨,跑三星

眼睜睜的看著2017走到了第四季,今年卻一場路跑賽事都沒參與到,體重一直維持在65公斤上下震盪,腰上就和大部分的同事一樣,掛上了一圈肥肉,上頭誠實的紀載著任職的年資。公司太過油膩的團膳可能是良好的藉口,但其實大家都明白,長期將屁股黏在椅子上,才是養成肥胖的最佳溫床。七月份參加雲朗太魯閣馬拉松抽籤槓龜後,再翻開跑者廣場,今年的幾大賽事報名都已截止。

既然跑不了馬拉松,就邀大家一齊跑趣味的吧! 只有三公里的三星公益路跑,今年已邁入第13個年頭,不同於台灣大部分的路跑以觀光或營利為目的,三星公益路跑將所有參賽者的報名費捐贈慈善團體,基本上多多益善,不會有報名名額限制的問題。三公里的距離、100元台幣的報名費以及公益為號召,我三位同事在我鼓吹下姑且報了名,我和Polly也是頭一回報名參加。
舉辦戶外活動,最怕的就是天公不做美。十月份的台北像是中了另一場梅雨季,不停歇的下了整星期的雨,城裡道路被刷洗的異常乾淨,市民們的全身卻被雨水泡得軟趴趴的。
路跑當天清晨,老天爺並未網開一面,雨水從白色穹蒼直直的落,風也飛過來湊熱鬧。
市政府前廣場地上,積了一攤攤的水坑。
起跑前三十分鐘的暖身運動,看不到萬眾齊聚的意氣風發,只見打著傘瑟縮的零星跑者,
還好,主持人不間斷的添加爐火,讓情緒慢慢地升溫,終於在起跑前擺出了熱鬧的態勢。
原本和我一起報名的同事們因雨全缺席了,反而是已離職的同事帶著家人不畏風雨鬥陣參與。
這點非常容易理解,路跑有如化學反應,對於平時沒運動習慣的人,就像很鈍的分子,要在(1)假日 (2)早上0630 (3)雨天 (4)冷天 (5)跑三公里,以上五項條件下反應,需要極大的活化能催化,所以自然發生機率很低。
相反的,熱衷運動的人,就像是活躍的分子,再不利的條件,都無法阻止反應的進行。
平時不運動的Polly,終於高抬貴腿。我們跟著人龍,身體還沒暖完,就已經回到終點。
其實,雨中跑步並不浪漫,卻是件讓人舒暢的事。灑在身上的雨水帶走運動產生的熱氣,維持著舒服的體溫,讓人不由自主跑得更遠。
只是在運動前要做足暖身,運動後要記得做好保暖的措施。
終點,主辦單位製作了各式的舉牌供跑者照相留念,
同時,好幾位世大運的英雄們,在會場幫大家加油打氣,並供大家拍照留念,成了最有力的代言人。
完賽禮是一瓶水和幾隻蠟筆,沒有紀念獎牌與獎狀,更沒有豐富的補給品,
下回,乾脆連衣服也甭發了,愛路跑的人自然有穿不完的路跑衣。
主辦單位將所有節省下來,一共兩百萬元的報名款項,全捐給了家扶基金會。

一場路跑,創造了三贏的局面。
三星建立了服務社會的正面形象,家扶基金會得到了跑者們的捐款,跑者們則獲得健康的身體。

走回家的路上,我思考著路跑的意義,這十幾年來,驅動自己跑步的目的究竟是甚麼?
我不忘初衷得只為了獲得那股跑步完通體舒暢的快感,以及培養自己雲遊四海的體力。

可惜,社會並不會因為我一個人跑步,或者一大群人跑步,而變得更美好,頂多長期來看,節省了些醫療資源。
參加無數場路跑賽,每次繳上千元的報名費,得到了整堆的毛巾、路跑衣與獎牌,運動品牌高明的行銷手法,讓參賽者不自覺掉入了消費陷阱,買了堆無用處的商品回家,這些路跑賽不實穿的Adidas、Nike、Mizuno與Asics, 很多連一次穿都沒穿過,就被我送進舊衣回收箱中。

能夠跑完馬拉松,可以花千元鈔票參加路跑,代表我們健康上無憂,經濟上有餘,
參加公益路跑,把原本餵養財團的報名費,給了需要幫助的社會弱勢。
我相信善心也像跑步一樣,
看似不起眼的每一小步,累積起來就是一場馬拉松。
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愛心匯聚起來,就是一股感人肺腑的暖流。

三星公益路跑,是我跑過距離最短的路跑活動,卻讓我對路跑的意義有長遠的想法。

台北馬拉松對不起,我從此要轉戰別台了!!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五芒金星冉冉升 (5) - 西貢烹調

參加料理課程,已經成為另一種了解在地飲食的旅遊方式,去年在曼谷體驗過一次之後就愛不釋手。
然而,越南的料理課程的選擇不像泰國發展成熟,西貢提供類似烹調的店家不多,透過專門推廣世界廚藝課程的平台Cookly,預訂了越式料理的半日課程。
這間位於第一郡的鴉片西貢烹飪課程(Hoa Tuc Saigon Cooking Class) ,本身的主業是經營餐廳,料理課程算是餐廳的副業,網站卻做的非常的生動。餐廳之所以會取名為鴉片是因為這棟建築是由以前提煉鴉片的工廠改建而成。課程採小班教學制,一班人數大約十五人左右,我們這一班台灣女生就佔了一半,另外還有比利時、加拿大以及韓國的朋友共襄盛舉。
當天一大早0845,所有學員就在濱城市場集合,主廚Oanh身著白色的Polo衫,帶著他的助理以及我們認識越南料理的基本食材。走入市場,心理原本預計會腥味沖天、老鼠滿場跑、蚊蠅滿天飛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反倒是眼前的食材,真真切切的讓我上了一課,從魚販到肉販,從蔬果到乾貨,一切都是那麼新鮮,出乎我想像。
海產從活跳跳在水裡游的、斷氣被剖腹的、到外殻都剝好的任君挑選,十月正好是螃蟹盛產的季節,一隻隻排列整齊,眼睛睜得大大的螃蟹,哪裡都去不了,待價而沽。
肉舖的模樣與台灣傳統市場內的肉攤相類似,一條條不同部位的肉塊用掛勾吊在攤上,連木棧板、片刀與磨刀石都是那麼熟悉。只不過有兩攤專賣內臟的肉鋪讓我大開眼界,走進試場之前,我以為中國人什麼都吃,但在攤位上我居然看到從沒見過的食材。除了見過的耳朵、舌、腦、肝、肺、腸與血外,連牛的好幾種胃、卵巢和子宮都有在賣,可謂物盡其用呀。
Oanh接著說,其實越南人吃也貓肉、狗肉與蛙肉喔。
青菜與水果種類和台灣差不多,越南竟然也有嚼檳榔的習慣,只是他們的檳榔又大又硬,嚼起來應該很費勁吧。可惜目前在西貢還沒有看過霓虹燈閃閃的檳榔西施,真想和越南西施買顆越南檳榔嚐嚐。逛過一攤又一攤的乾貨區,集大宗是賣給觀光客的咖啡豆,但吸引我目光的是越南發展出各式的米類製品,統稱越南粉,依照粗細與米類不同有好多越南粉的選擇。另外,拿來包生春捲的米紙,也有很多不同口味。
米紙稱為Rice Paper無誤,但河粉卻稱為Rice Noodle,而不是River Noodle。在台灣稱作米粉的食物反而是綠豆做的。
市場參觀大約一小時,接下來的三小時就看大家的廚藝了。
為了節省時間體力,打了三輛計程車,Oanh將大家帶回餐館,開始今天的烹飪課程。
今天我們要親手做的三道料理分別是生春捲、小卷河粉沙拉以及陶燉椰漿雞。
為了服侍我們這群菜鳥廚師,除了Oanh老師外,還有另外三個幫手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打理我們的一切。第一道菜生春捲是入門級的餐點,我們的工作就是將桌上準備好的蝦子切半挑腸,再將其他的生菜依序排妥捲起即可。成敗關鍵在於這面米紙,沾得太濕時會皺成一團,太乾時捲起會破裂。
製作小卷河粉沙拉可就沒這麼偷懶了,大家先到廚房裡一面下河粉、一邊炒小卷。
花費了不少功夫在調醬料與製備用來裝飾的黃瓜、番茄和蔥。
因為沙拉味道的精隨在於醬料的調製,而靈魂則時出自於擺盤,
這道料理運用了魚露與羅漢果來提味。
陶燉椰漿雞的做法很像台灣的三杯雞,只是多放了椰汁在裏頭,
其餘大量的薑、蒜頭、魚露、糖以及九層塔都跟三杯雞類似,而紅蘿蔔只是用來點綴用的。
課程大約在兩點結束,流程的步調恰到好處,份量也剛剛好,最後,Oanh頒發每人一份結業證書,裏頭並附上今日的食譜,以便回家後複習,做給親朋好友吃。倘若要我在家裡按照食譜併著記憶再做一遍,我想還是去越南餐館交給專業的比較實在。

如果觀光客來台灣,想體驗台式烹飪,有什麼容易上手的菜單能夠端上桌呢?
菜圃蛋、麻婆豆腐、蒜泥白肉在配上蛤蠣湯大概是我能想出的點子了。

體驗過自己烹調越南味後,到外頭餐館吃起來份外能產生共鳴。

像是這間人潮絡繹不絕的BEP ME IN,是Polly說網路上評價很高的一間越南傳統小吃。
我們點了牛肉河粉、牛肉生春捲與烤肋排,味道只能算普普,兩人卻吃了七百多塊台幣,在西貢算是非常不平價的。後來發現坐在店裡用餐的客人,說著各國語言,講中文的也不少,全是照著網路上資訊來嘗鮮的觀光客。
為了吃到更貼近在地的口味,我們拿著第一天Eric與Kiara給的錦囊寶典,按圖索驥。
Thuan kieu是一間連鎖的平價自助餐店,我們入座時,就遇到了難題,菜單上全是看不懂的越文,服務生也不知道如何和我們溝通,只能用比手劃點餐,還好食物都在櫥窗內,指指點點大約能理解,看到許多肉類可選,想說點個貓肉或狗肉嚐嚐,只怪自己語言不通,只好作罷。Polly點了經典的排骨飯,我還是很努力的點了青蛙飯。蜜汁口味甜甜的,非常推薦。
越式三明治(Bánh mì)是另一項經典越南料理,這間Huynh Hoa就在飯店附近,下午兩點半才開始營業,剛開門就出現排隊的人龍,有人一買就是十條。Bánh mì裏頭包的是肉類的加工製品,包括了肉鬆、肉醬與組合肉,應該不是太健康,但是通常不健康的東西就是好吃。
一條才50元台幣,拿到飯店裡用盤子盛裝,有了更好的賣相,再搭配飯店的下午茶,根本忘了一個多小時前才吃完燒肉與青蛙飯。
第一天跟隨Eric和Kiara挑戰吃路邊攤成功後,我們對路邊攤的衛生產生莫名的信心,也將觸角伸進的夜市。濱城市場白天是市場,晚上周圍就成了夜市,頗似以前台北的士林夜市。
夜市的衛生條件比想像中好很多,沒看到鼠輩昆蟲爬行,先是嘗了老奶奶的麻辣河粉湯開胃。
接著是海鮮大排檔Hai Lua,和台灣夜市相比,越南夜市最大的優點是腹地寬敞,於是不會出現遊客擠沙丁魚的情況,小偷比較無機可乘。而且用餐不需排隊,坐下來後可以恣意的享用,不會有翻桌的壓力,就算是觀光夜市,菜單上圖文並茂,價格也是明確合理,不用擔心被敲竹槓 (不像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夜市會利用語言隔閡乘機剝削外地人的不好經驗)。
蝦子是越南的強項,繼昨天與Dean在餐廳裡吃了蝦蟹餐後,今天在夜市又吃了一鍋鮮蝦火鍋,今天上桌的看起來是草蝦,走真材實料風格,兩個人能吃得很飽足。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即便在夜市裡,廚師一樣穿著白袍戴廚師帽,服務小姐穿著整齊的制服,雖然語言不是很通,但流利且面面俱到的桌邊服務,從上菜、剝蝦殼到清理桌面,是在台灣或是歐洲從未體驗過的。
喝下一瓶西貢啤酒後,出現了醉意,我踏著蹣跚的腳步逛著夜市。
越南是世界名牌運動服飾製造的大本營,夜市自然成為世界各大名牌的戰場,斗大的Under Amour、Nike、Adidas、The North Face衣服讓人眼花撩亂,以不到市面半價以下的價格兜售,有些一眼就能辨識粗糙的質感,但是些品質已經達到幾可亂真水準,
模仿是創造之母,韓國和台灣也是這樣從代工、仿冒、創新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的。

我在一間名為銀杏(Gingo)的服飾店停了下來,裏頭賣的是越南人自己設計的T-Shirt,高質感的材質勝過許多國際知名品牌。很高興看到越南,開始嘗試著走出仿冒的老路,
我買了一件短T紀念,是這次旅行中唯一的紀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