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高雄的天空

出社會逾十年,始終認為,大學生活是影響一個人很重要的階段,這份重量並非一張輕薄的畢業證書足以衡量。
那段時期求知識的態度、所結交的朋友、以及養成的習慣,一直延續塑造成今日的我。

如果當年聯考時,我沒有勇氣選擇濁水溪以南的學校,恐怕現在還會沾沾自喜的以為台北市是台灣最幸福的城市。若非曾經在寬闊校園中生活,難保能養成每天運動的習慣。假如少了老師們的啟發與傳授,或許我不能像現在將興趣與工作接軌。倘若沒有認識來自各縣市的同窗相伴,我不會懂什麼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
就像出嫁的女兒回家一般,就算再遠再忙,每年總要找個時間回老家。更何況不遠不忙的年終,最適合換個心情、找朋友敘敘舊,也看看正在島嶼南端,這座正在急速建設的港都。
地底下以往門可羅雀的高雄捷運,在政府的推動下,現在已經是一位難求,尖峰時刻也是用擠捷運來形容。這項便利的大眾運輸,正慢慢的改變著習慣以機車代步的市民們。另一方面,參天的住宅也悄悄的扶搖直上,高樓大廈不再是辦公室及飯店的專利,隨著都市發展,年輕一輩逐漸接受新穎但無法如透天厝般頂天立地的華夏住宅。
習慣北台灣物價,錢在高雄突然變大許多,不但消費變便宜了,到處都是城市中最奢侈的空間感。台北硬是在狹窄的市井中孵出兩顆快被擠破的大小巨蛋,在高雄,位於市區的高雄展覽館外頭,有一整片的室外平面停車場。抬頭可以很輕易地看到一整片的天空,以及無邊無際的海洋。
每回拜訪港都,小胖就像介紹自己的家當一樣,從飲食、文化到建築,一心想將高雄最特別、最新鮮的地方與我們分享,真不愧是接待過無數賓客的沙發客。比如有一餐突然想吃肯德基炸雞,他就說來高雄就來吃台灣碩果僅存的德州小騎士炸雞吧!! 炸雞大小約為肯德基的1.5倍大,每人四塊炸雞,足以讓我們從早飽到晚。
吃不飽碳烤牛排是小胖這次帶我們去吃的在地料理,豪不起眼的店面,省去大筆的廣告裝潢費用,將價格完全反應在厚實的食材上。

合理的消費水準、低廉的房價、便利的基礎建設與善良的市民,高雄曾經是我考慮久居的城市,只是最近留意到量化後的慘不忍睹的空氣品質。
這裡的空氣微塵可比擬這裡的陽光,總是熱情的擁抱著市民。
長久以來眾多市民倚賴生活的重工業,成了這座城市發展難以割捨的進行式。而低汙染的金融、教育、文化與觀光產業,似乎在這裡還看不到未來。

這幾年,高雄的綠地變多了、但藍天還是個很遙遠的夢,

我想,除了市長與市民的願景外,或許高雄所需要的是多一點時間吧。

於是,我心中有了南台灣成長,北台灣就業,東台灣終老的生命藍圖。

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2016年終考核 (下)

望著玻璃窗外六線道的民權東路上飛奔的車潮,蟹居在十坪不到的華廈中,雖然說不上舒適,卻也是目前最理想的選擇。2016年即將結束,我依舊沒脫離台北,踩著與去年相似的腳步,忠實地跟隨多數人上班族的作息: 上班 → 睡覺 → 再上班  → 再睡覺 → 又上班 → 又睡覺,周而復始的無限迴圈。
為了不讓青春留白,我很努力地利用循環之外的假期,哪怕只有48小時的周末,也要不斷嘗試拓展視角,試圖為平淡生活添增一點色彩。一年四季,各有不同的風采。春天出走紐西蘭,將十年前一個人上路的美好體驗分享給家人,夏天則來一段亞得里亞海的回憶,上演一場天時地利人和的絕美樂章,秋天鑽進瑞里的山區,與大學同窗把酒言歡,冬天奔上中橫,追尋那埋藏深山的楓紅。
當然也沒忘記一年一馬以及草嶺古道上的約定。
Polly就在這麼自然、不矯作的氛圍下,今年七月份打印在我的身分證背後,今後我們在法律上多了個親屬關係,從來沒想過,喜歡冒險的我,交女朋友竟是如此的保守,
不懂失戀、暗戀的滋味,戀愛的學分就這樣修完了,
九年來長期分隔兩地的我們,終於能當相看兩不厭的室友了。
婚後的我們是家人,各自仍擁有很大的自由圈,讓兩自由圈慢慢有更多的交集,是我今後努力的目標。

台灣有小英政府在掌舵,台北有柯p在把關,權力交到可信賴的領導者手中,今年的我逐漸淡出對於政治的關注,反而是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川普與希拉蕊劍拔奴張的選舉,光看電視就讓人血脈噴張,也印證了我正活在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年代,一個充滿創意與瘋狂的年代。
小英不願承襲馬政府九二共識的鴕鳥心態,讓兩岸政府的矛盾逐一的浮上檯面,萬一哪天對岸老大失去耐性了,那就讓我換上衣櫃裡的軍服,上戰場保疆衛土吧。
登山方面,2016算是落寞的一年,年終以零座百岳收場,腳底只帶回了些許加羅湖畔的爛泥,45L的登山包整年僅拿出了一次,按照這個進度,去年立志成為高山嚮導的時程,恐怕得延期了。
今年少了在山裡得到的感動,但規律的作息與運動,讓我維持著硬朗的身軀,山一直都在,並不需要急著前往探望,時間到了,我自然就會在上面。

綜觀而言,一年中最驕傲的,是年初時決定開放3G進入我的生活,
一年的試用期,我駕馭著它所帶來的便利,阻擋了小屏幕背後的所有誘惑,
保持自己的步調,不隨外界起舞,
由Motorola i2000換到 Apple i-phone,從看報紙到滑i-pad,15年的光景過去了,審視自己是否因為科技變得更有智慧了? 朋友是否變更多了? 答案應該都是否定的。
沒有網路,出門不帶手機,依然自在。

2016年,也是成婚元年,明年起年終考核將不再是一個人滿足,一個人歡喜就好。
2017年,我們兩個人要協力編織更美的夢,讓美妙加成,使辛苦分擔,
如猴添豬究竟能有多強的威力呢,請拭目以待吧!!

2016年12月18日 星期日

一家勇腳 - 2016台北馬拉松

八月底里約奧運落幕,一連串運動賽事激起的熱潮,由大腦透過神經傳至右手,送出了年底台北馬拉松比賽的報名表,這回不僅打破我往年"一年一馬"的約定,更一口氣拉了其他四名跑者下水,除了忠實的戰友貓外,還包括了年初才和我跑渣打馬的Polly,還有年逾花甲卻精神奕奕的爸媽。

有國際跑者的大型比賽,拿到參賽資格是參加馬拉松的第一項挑戰,首先要運氣夠好,2016台北馬拉松僅有不到五成的中籤率,爸媽就是抓住這低中籤率,半推半就的答應我幫他們報名。2016台北馬拉松賽事去蕪存菁,參賽者只有全程與半程馬拉松組兩種選擇,無法跑完 21.1Km的跑者只好當加油團或是志工。

九月初抽籤結果出爐,我報名的五張籤奇蹟似的全數中獎,爸媽喜憂參半的接受這幸運的事實,也註定了他們接下來兩個月得勤於練跑的命運。而我更是積極練跑,期待婚後的首馬能有亮眼的成績。倒是Polly被新工作的忙得不可開交,練跑對她而言竟成了虛應的差事。

12月18日比賽當天,我換上那件穿了近十年,有點不合身的戰袍抵達會場,和爸媽約好清晨六點市政府會場集合,五點半就接到他們提早抵達的電話,這份新鮮讓他們忍不住想趕快來體驗一番。再過幾天冬至就要來臨,不知道是心情抗奮還是天氣太暖,單著一件吊嘎並不會有任何寒意。
兩大贊助商Adidas與富邦金控完善的場地規劃,老天更是賞臉的給了跑者一個大禮,起跑的槍聲在一個空氣清新的溫度涼爽的清晨響起,我與貓在曙光的輝映下,邁出了愉悅的步伐。爸媽與Polly也開始半馬之旅也在半小時之後啟程。
 這次的路線規劃,不同於往年,台北市的幾座古城門從我們腳尖掠過,柯市長不是在台上致完詞就回家睡覺去,親切的在賽道旁與跑者們擊掌,一路上我從頭High到尾,沒有放過與路邊加油正妹帥哥擊掌的機會,當然每一個補給站,通通會停下來吃喝個痛快,尤其是今年白蘭氏大方的提供雞精暢飲。搞不好幾年後會出現人嵾藥酒哩!!
跑在前10%的隊伍中,大家維持一定的距離,依照自己呼吸的頻率,一邊想著下一個里程牌,一邊欣賞沿路的風景。
我跟隨著3h 30 m的配速員腳步前進,穩健的、無喘無痛的,像一陣風,吹進了終點。
爸媽與Polly等在終點後,用相機為我記錄這美麗的時刻。
我看到他們胸前掛的獎牌以及臉上的笑容,知道幾分鐘前,他們也是像我一樣興高采烈地通過終點的。
Polly沒練跑幾次,媽媽人生初半馬,C.W.Chen跑完游刃有餘,我無疼達陣。 
一旁的跑者,也為我們一家勇腳喝采。
笑開了的嘴,不只在鏡頭前,發自內心的喜悅,要合上有相當的難度。
剎那間,大家都年輕了十歲。
萬里無雲的晴空,讓我忘了這裡是時常烏煙贓氣的台北城。
老戰友貓也在一小時後回到了終點,這不知道是和貓跑過的第幾次馬拉松了,
往後更有數不清的賽事等著我們。
從離開會場,到吃飯與回家的路上,媽媽從未停止倒帶,反覆地放送幾個小時前完賽的過程,一面說著如果再讓我年輕個三十歲的話..........
一面問我明年何時要報名下一場馬拉松。
這樣的情緒陪她迴盪了好幾個白天和夜晚,才慢慢地恢復平靜。

這一幕,彷彿是2013年C.W.Chen剛完成初半馬時的翻版,
也是十年前,我完成初半馬時的寫照。

生活中,我們所追尋的,不就是這種讓人陶醉的片刻嗎?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2016年終考核 (上)

台北城的行道樹掛上了奪目的LED燈,在夜裡閃閃發光,百貨公司前長出了一顆顆茂密的耶誕樹,欣欣向榮的布置,讓人不知不覺忘卻了仍在谷底掙扎的台灣經濟。收音機反覆地撥放著耶誕音樂,好像在提醒我,無論今年過的是好是壞,都應該細細回顧,好好收藏,然後給自己一個掌聲。
今年如往年,365天中大約有250天左右花費在工作上,工作有七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執行或撰寫手上2-3個學名藥研究計畫。在各部門的合作下,前兩年執行的兩個計畫,分別在年初與年中,陸續順利地送進了FDA的審查。對一個研發團隊來說,是一個正面的指標,畢竟公司多數的案子都無法走到這一步,對我個人來說,最可貴的,也最令我雀躍的,是實際參與各部門討論時,所產生的激盪與想法,公司金錢上小小的獎勵只是錦上添花罷了。然而,公司的營收狀況,雖然比前兩年有些為的長足,研發的帳面成果也遠優於過往,但這一切還是距離投資者們的期待非常遙遠,至少一個股價破百的公司沒有長年虧損的理由。
2016年的年終考核,在我待的部門突然變得十分草率,不僅刪去了所有能寫建議的欄位,連年終的績效訪談也省了,對於關心公司發展,以及在乎自己生涯發展的員工來說無疑是一個無情的屏障,這個屏障像是關閉了港口的燈塔,向前找不到目標,回頭看不到軌跡,迷失在汪洋的職海中。而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時,有一天突然想通了,"主管的評價真的重要嗎?" "上級的評價夠客觀嗎?",或許這是公司為了不讓員工在歲末有所得失,所想出的貼心辦法。 懂得自律的人,年終考核應該是留給自己評分的,究竟為公司盡多少力、花多少心思在工作,自己最清楚。

因為有兩件案子的送進FDA,帳面上2016年的成績單比去年亮眼許多,最大的收穫與貢獻是寫了不少送件文件,運用到了留學時打下的論文撰寫能力,兩星期前甚至還有機會與FDA官員答辯,雖然這些對公司而言,都不算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卻足以讓我熱血彭湃,維持工作的動力。於是,我對於今年工作上的表現,算是滿意的。
可是,接下來呢? 送件之後,除了固定周期回覆FDA的信件外,就沒有太多令人心動的工作內容,公司將我們部門逐漸定位在品管的分析操作上,強調的是熟練細心與執行,實際投入創新研發的資源銳減,我憂心著埋首執行缺乏創造突破的工作,會消磨我的想像力,也枉費了對於化學世界的熱情。而需要釐清研發過程的來龍去脈,以科學的邏輯性撰寫送件文件,似乎為我開啟了另一扇窗。為了自己2017一整年的幸福,也為了公司的遠景,該是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時候了。

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吹落一片楓紅

今年的冬天至此,絲毫感受不到一丁點的寒意,不知道是北方的冷氣團忘了南下,還是我們製造的二氧化碳產生了溫室作用,十二月份了,大街上還可以看的到短袖短褲的穿著,我每天下班穿著吊衫與小短褲在操場上慢跑,也足以逼出微濕的汗水,卻又沒有夏天般的全身淋漓,這種天氣正是出門踏青的好時節。

每年此時,淡水老家附近的楓樹,將道路兩旁鋪成一整片狹長的紅地毯,原本是在地居民的後花園,網路的發達使然,也就再也沒有不足為外人道也的秘境了。今年,聽爸媽說,連一片楓紅都沒有,青青的綠葉至今仍傲然的掛在枝頭上。Polly偶然從電視上看到台灣深山上的楓葉,正悄悄的在變色,螢光幕上的景色竟激起她追楓的好奇心,往年賞楓只需幾分鐘的車程,今年我們竟瘋狂的繞過半個台灣,直搗位於中橫的福壽山農場。
單趟就要五小時的車程,當天往返,除了欣賞美景外,更重要的是尋找冬天的蹤影。凌晨四點遊覽車從台北出發,國道上整齊劃一的街燈,倒映在沉睡的基隆河上,搭乘的遊覽車就像龍貓公車般,在黑夜裡暢快的、靜悄悄的穿過了盞盞街燈,天甫亮時,我們已在宜蘭縣南山部落休息,這裡也是前往眾多中央山脈登山口的必經之路。

過了南山部落後,是無窮的U型彎路,考驗司機的駕駛技術,也測試我們的耐晃程度,此刻竟入睡眠是最舒服的狀態,九點半醒來,車子已停妥在海拔2100公尺的福壽山農場。迎接我們的不是滿片的楓樹,而是整排的水果攤。正值蜜蘋果的產季,它的特色就是醜陋的外觀,卻有著極濃郁的蘋果味,都市裡很難買的到,所以同車的團員們,大家多多少少都有採購一些。

看到滿山坡的果樹,與街上的農藥行,我想到小時後地理課老師教的,這些梨山上果農下的肥料,讓德基水庫優養化。種植水果所使用的大量農藥,隨著土壤滲入地下,汙染了下游水源。基於此理由,儘管知道眼前的水果肯定香甜,我和Polly並沒有購買、甚至試吃任何一粒水果。
福壽山農場屬於國軍退輔會轄區,所以園區內幾乎都是替代役男在為大家服務,
一些從未來過山裡的都市人,難免抱怨山上的服務不周,販賣部只賣三兩樣零食與飲品,煮咖啡的是穿著土黃色制服的役男,山底下隨便一間便利商店的貨物都比這裡齊全。
他們會抱怨,因為過慣了方便的日子,忘了這裡是海拔2000公尺的中部橫貫公路。
因此,停車場塞滿了大小遊覽車,仍舊保持農場該有的樸質,平地的商業氣息並沒有隨著人們被帶到山裡。我們隨著導遊的腳步,花了一個半小時繞了農場一圈,而真正有楓樹的地方只是鴛鴦池旁很不起眼的角落。
山上的陽光格外溫和,天空是意外的清澈,遠方山脊一覽無遺,如能在此服替代役,想必是人生記憶中美好的一段歲月吧!!
電視上廣為傳唱的楓樹群,是在農場對面的松盧,也是蔣中正與經國先生的行館,日式的磚瓦房舍搭配門前的楓紅,頗具北國的風格。大批人潮透過手機或者相機不停歇的記錄下這燦爛的時刻,包括了Polly,放著360°的全景不顧,眼裡緊盯著5吋大小的螢幕上的縮影,自得其樂地欣賞著。
如果是這樣,從家裡的電視或網路賞捕捉不是更容易些嗎?
照片與景像是廉價的記憶,都是可以輕易地複製傳送,置身於此,是否該靜靜的聆聽枝頭搖擺的節奏,感受冬天曾經來過這裡的證明呢?
我望見一位年邁的老翁,獨自地坐在椅子上,什麼事情沒做,用他老化的雙眼,靜悄悄的觀察大自然的樣貌,用他陳舊的肺,緩慢的吸取芬多精,用他接近耳背的雙耳,過濾掉遊客的喧雜聲。頓時間,我腦筋突然浮現出我三十年後的模樣。
松盧的正門,是一尊先總統蔣公的銅像, 昔日呼風喚雨的領袖,今日孤獨的在寒風中罰站,遊客們很自然沒看見地繞過,根本沒人理會,而他背後的那片楓樹林,才是大家所關心的焦點。
將公應該沒想到,他的風采居然比不過幾棵樹,也沒預料到平地的蔣公銅像一個個被連根拔起,這一尊的壽命恐怕也沒有楓樹們長久。
誰說人定勝天?  我們只是順應四季更迭的過客爾爾。
下午兩點離開農場,又是五個小時的車程。大家在車上睡得東倒西歪,我們繞過一座又一座的山腰,下到平地,進入都市,那是我們最孰悉不過的生活環境。

感謝這趟瘋狂的旅程,讓我確定2016,冬天的確有在台灣停留。